欢迎访问晶羽文学网

微信
手机版

莫高窟说说(一句话形容莫高窟说说)

2022-08-13 12:29 作者:美物计 围观:

有一种美,只属于敦煌,下面一起来看看本站小编美物计给大家精心整理的答案,希望对您有帮助

莫高窟说说(一句话形容莫高窟说说)1


穹宇苍苍,大漠茫茫,

有一个地方,

风沙吹了几千年,

见证了盛世之兴,

目睹了乱世之衰,

如今在苍茫的西北沙漠,

巍然矗立。


那个地方有个非常好听的名字,

敦煌。

敦,大地之意,

煌,繁盛也。

茫茫戈壁,烈烈西风,

大漠孤烟,长河落日,

遥远的敦煌大漠之上,

藏着荒芜却美好的风景。



01

心动,异域之景


风沙呼啸,骑着骆驼,

穿越河西走廊,

所经之处,皆是荒原,

唯有几株耐旱植物

零散的落在沙地上,

尽头,便是敦煌。


无数次在梦中,

邂逅大漠荒原的绮丽。



“羌笛何须怨杨柳,

春风不度玉门关。”

驼铃悠悠,古道徐行,

一座古建筑孤独的立于苍茫沙地上。

登上玉门关,翘首以望,

四周沼泽遍布,沟壑纵横,

远处长城蜿蜒,烽台兀立。


有灌木伏地,有胡杨傲立,

轻轻闭上眼睛,

脑海中便浮现出刀光剑影。

玉门关早已不是那个狼烟四起关隘

但历史留下的声音,

依旧在风沙中萦绕。



想走进雅丹魔鬼城,

看看被风沙侵蚀的土地究竟有多壮丽神奇。

爬山沙坡,任西风吹乱头发,

任丝巾在风中猎猎作响,

一种在云端飞翔的感觉油然而生。



还想去鸣沙山月牙泉,

感受这苍凉大漠难得的温柔。

入冬后,一场雪落在了风景如画的月牙泉。

雪后的鸣沙山一片寂静,

只有那清脆的驼铃声回荡山间。



最向往的景色,

还是莫高窟的端庄神秘。

它不是可望不可即的海市蜃楼,

亦非镜花水月的天方夜谭,

而是大漠深处,触手可及的天外飞仙。



02

神迷,莫高窟之美


走进莫高窟,

便会被一座座佛陀彩塑震撼,

抬头望向顶天立地的佛陀,

瞬间便觉得人是如此渺小,

这些伟大的作品

将时间凝固,

彩塑艺术,将永久的传承。



彩塑周身的壁画,

更是美得惊心动魄,

每幅壁画背后都有一段传奇。

纵使色彩已然斑驳

依然涌动着千年前的厚重与繁盛。


敦煌飞天,反弹琵琶,

神态自若,动作生动,

袅袅乐声穿过墙壁,

如大梦一场,

让人分不清现实与梦境。




菩萨身居莲花座上,

身后是楼阁曲廊,

身旁是众菩萨,

持花合掌,

静听佛法。



斑驳的墙壁,

静静诉说九色鹿的故事......



千年风沙,

吹不散壁画的色彩,

沉睡在鸣沙山中的莫高窟,

是真正的圣殿,

置身其中,灵魂升华,

凡尘俗世,心无波澜。


03

沉醉,文化气息


敦煌经过几千年沉淀,

已经成为一座历史之城,

莫高窟中保存的经卷,古籍,

画卷,舍利,无一不是佛教文化的精髓,

无一不是中国古文明的印记。


敦煌的每一寸土地,

都流淌着历史的声音,

在敦煌,

行五十步穿越百年,

行百步穿越千年。



敦煌,那是梦里的地方。

千年胡杨屹立不倒,

苍茫无边的沙漠与戈壁,

脑中涌现出沙场的戎马、扬鞭的牧人,

来来往往的僧侣。


莫高窟,是古人留给我们最珍贵的礼物。

有人说,

中国人,一定要去一次敦煌。

看莫高窟的信仰,

看月牙泉水的顽强,

看玉门关的春风不度,

看曾经的盛唐……


然而这座历史文化名城,

却在渐渐走向消逝。

战乱之时,这里经过强盗的抢夺,

常年的风沙,更是不断的侵蚀建筑,

如今我们看到的,

不过是敦煌旖旎的一角,

还有更多的美,

甚至来不及看一眼,

便被黄沙埋葬。



专家预估说,

未来50年到100年内,

莫高窟或将湮没黄沙中。

即使越来越多的人投入到敦煌保护工作中,

她还是不可逆的走向衰败。

几千年了,

月牙泉边上依旧飘荡着芦苇和鸣沙山风的回音,

但有些美丽,

却一去不复返。


我们能做的,

唯有尽力保护,

让她消失的慢一点,

再慢一点。


04

守护,神圣的土地


敦煌这片神圣的土地,

在风沙中矗立了几千年,

风沙肆虐之后,

天空会变得格外蓝,

一眼望不到边。

目光没有尽头,

敦煌也没有终点。



千年风沙,

未能吹散敦煌的壮美,

时至今日,

依然是令人魂牵梦萦的存在,

她让我们明白,

大漠荒原,更美,更壮阔。


敦煌的美,说不尽,道不完,

那是人类智慧同天地碰撞出的火花,

是丝绸古道的悠悠的驼铃,

是莫高窟中栩栩如生的壁画,

是月牙泉的一片飞雪。



一沙一世界,一尘一佛国

千年一瞬,一眼千年,

敦煌,那么美,却那么脆弱,

此刻,只希望时间停滞,

让这份美丽永存。

莫高窟说说(一句话形容莫高窟说说)2

我们在年轻的时候总在追寻那些不能为我们感知的,不能为我们所触觉的人和事。甚至害怕老去,其实是害怕这种身不由己的困窘。

我们不能放心的青春,放心的衰老,换言之,我们就是不能放心的生活。也许只有这些岁月都擦肩而过,才发现自己真正觉得重要的事其实很少,我们是花费了太多力气,去和那些并不重要的人事周旋,而旅行有时是我们认识自我和发现自我的一个环节。

——旅行体验官 程文兵


微信里大桥说,有个敦煌的徒步活动很不错,可以报名参加感受下,于是不足考虑,在这个7月就把票定好,准备飞赴我可爱的大西北。

其实人的一生中每一个大大小小的决定,都充满了动荡和不确定。这是一个自由的世界,但是面目呆板的现实里,主观可以决定却又很难,而这一次行程就是主观战胜了无数的琐事,及时成行。

比如当日,我揣着一纸将自己带离这座城市的机票,其实却茫然的不知去向何方。上飞机,睡觉,三个小时在睡梦中一晃而过,敦煌到了,坐车前往酒店,一路意兴阑珊。

从敦煌机场到酒店,很近,大概20分钟的路程,上次来敦煌已经是2年以前的事情了,那时候一个人从北京自驾新疆,回程就特意绕了张掖、酒泉以及敦煌。

说实在的,敦煌一走一过,没有什么可看的,也没觉得和周围那些也是戈壁有什么不同。只是因为莫高窟而成就了这个城市,也是,每一个景点都往往因为某些独特的原因成为一种象征。

说到敦煌,古称沙洲,位于河西走廊的最西端。其悠久的历史孕育了灿烂的古代文化,遍地的文物遗迹、浩繁的典籍文献、精美的石窟艺术、神秘的奇山异水……使这座古城至今仍流光溢彩。

鸣沙山驼队 / 旅行体验官 程文兵

鸣沙山与月牙泉其实是一个地方,以前来过两次,广场的喇叭一直播放着田震的歌声:

就在天的那边

很远很远

有美丽的月牙泉

它是天的镜子

沙漠的眼

星星沐浴的的乐园

从那年我月牙泉边走过

………

而这一次,显然安静了很多,音乐不在,人潮依旧。

鸣沙山的沙子干净纯粹,是一片自然的沙漠,风吹来,你爬在沙漠中,能听到沙声,所谓沙声,就是这颗粒极细的沙被风吹过、流出的沙沙声,你只有爬上来,才能体会到沙声,但由于游人过多,那细细的沙声也在嘈杂的游客声中消逝。

当然,来到敦煌,不得不隆重推出让这个城市声名显赫的地方——莫高窟,如今已经成为游人打卡的景点。

一眼千年,2019年8月18日的莫高窟

作为中国四大佛教石窟之首的莫高窟石窟,我反而觉得不如甘肃的另外一个石窟——麦积山石窟, 那是我见过保存最完好的石窟,建在一面和地面成90度角的陡峭高耸的石壁上,如果有机会值得一去,此处还是来说说莫高窟吧!

听说莫高窟石窟还是多年以前看余秋雨的《文化苦旅》道士塔这篇文章,文中充斥着对这个发现藏经洞的王道士的不耻与蔑视。所谓的"肮脏的王道士"、"愚昧的小丑"等,当时深以为然。

随着年龄的增长,回头再去观望王圆箓这个所谓道士,其实不过是一个目不识字的农民,从湖北麻城颠沛流离至塞外,做了一名道士,在大漠荒芜的条件下艰难度日。

你不能要求他多么有艺术眼光,多么了解文物价值,多么誓死保护这批珍贵文物。在那个年代,清朝末期,兵荒马乱,吃饭都成问题。

王道士在清理莫高窟淤沙时,偶然间发现藏经洞里的大量文献,他不是没有积极保护和上报官员。那些官员都是经过科举考试有学识的,却无人重视,甚至讽刺文献上的字迹还没有自己写的好。

有学识的官员既如此,何况一个目不识字的农民?

王道士需要吃喝拉撒,而这时候,英国人斯坦因来了、法国人伯希和来了,他们用唐僧的故事(斯坦因说:他是顺着唐僧到天竺取经之路而来,而王道士很喜欢唐僧西天取经的故事),用一副外国人的长相却说着一口流利的汉语,拉近了和王道士的距离,博得了王道士的好感,然后用一点点银元,用骆驼,驮走了一箱又一箱的文献宝物。

我们不再过多的去评判王道士、斯坦因、伯希和之流,一切都成历史,好好珍惜现在。

那个浩大的历史废墟虽然历经风雨,依然保存得颇具规模。那些仍可想象当年盛况的庙宇、建筑、屋舍沉默伫立,安然张显着生命的力度。

曾存在的,永不能抹杀。

即使强悍如时光,也不能将之完全摧毁。

遗憾的是这一次没有时间再次去踏足拜访了。

写到这里,想起在大学时候那本日记的扉页上,曾抄录过泰戈尔的一段话:我抛弃了所有的忧伤与疑虑,去追逐那无家的潮水,因为那永远的异乡人在召唤我,他正沿着这条路走来。

一语成谶在我是常有的,不想隔了许多年,还是终于遭遇。

伊斯兰教分解“命运”两个字,认为“命”为天定,不可改变;“运”乃人为,把握在己。

而我相信性格决定命运。我们不断在同样的地方跌倒。无论惶恐或兴味昂然。可能类同于米兰.昆德拉意义上的“永劫回归”,我称其为“宿命”。

酒店的中午,饭后出门溜达的时候,听到远处传来的鼓乐声,知道又有结婚的车队开过。

这是两千一九年八月十四日,中国敦煌,鸣沙山下,月牙泉边,有人共结连理,约定共度一生。

夜里起来想去拍星空,但酒店附近的光源实在有些亮,就一路往前走,站定,仰头,虽然早有防备,仍然震撼于满眼的星星。从没见过这么多这么密怎么明亮这么清晰的星星。四外只有不很高山丘,于是视野极广,星空铺张地盖下来,好象在天文馆里那样完整,却更加生动细致。很想大声地叫,在这弥天的寂静弥天的美丽中,却又感动得不能做声。

不是所有的美好都可以用文字描述,好象此时,在亿万星球如此贴近的俯视中,我不能分辨汹涌着的是亘古的荒凉还是满怀的热闹,是陌生,或者亲切。

此行真正的目的就是三天66公里的戈壁徒步,从出发开始我就开始担心,一群大多没有参加过徒步,甚至有的连平时的运动都很少的人,能走完这个行程吗?

然而,大家的完美表现让我太过惊艳,或许这就是行走的力量。

三天的徒步过程,有各种插曲发生,不一一述说。

也许是为了告别,在最后一天的最后一个小时,让我们感受下戈壁的风沙侵袭。

风沙。还是风沙。人群呢,都去哪了?其实一切都无以遮蔽。

在这灰黄空旷的戈壁里,我在那一刻选择了与路上的石子沉默相对,无声的表达一种隐隐的情绪。我在尝试生活里不断的向前,只是为了永远遇到自己久候的风景。

一旦遇到了,也并不急着靠近,只是站着,其实,也只需要站着,远远看着就好。

喜欢这种突如其来的怪天气,虽然时间不长,它是我所见一种沧桑的所在,我并没有觉得来此有什么遗憾,一切美好都是一种感知,幸福其实就在身边。只有玲珑剔透的感情,才配得上这戈壁的沧桑。

行走在这寂静无声的空旷的大地上,人就显得如此渺小。戈壁里回荡的风借助时间,对山体进行着细微却顽强的洗刷和雕刻,呈现出现在斧凿般奇异的形状。

从北京到敦煌,随后三天的徒步中,有许多时间和心情的累积和轮回,只要用心去感受,总会有些惊喜,从我们头顶飘落,又在我们脚下生长。

这一次的旅程终于结束了,好象每次精彩纷呈的旅行,许多感触不断累积,渐渐拥挤到思维缓慢,然后终于占满所有的内存。而此番的记忆,在这里就开始出现些微的混乱了。

过去的很多时间,我都习惯了一个人独自的出发,背上一个包,漫无目的的四处晃荡。

路上经常有人问我,一个人出来,不害怕吗?我总是解释说和别人一起,可能拖累别人或者被别人拖累,这两样都更加可怕。所以,如果没有很亲近的人同行,那么不如独自。

有时看到旅途中相互扶助的爱人也会觉得羡慕,但总是在通晓了宿命后习惯了勇敢,并没有多么极端的情绪。但这次,有相伴一起的木兰姐妹们,行程又变成另外一番风景。

在这中国,北方,西部内陆,世界上离海洋最远的地方,天山偶尔飘雪的八月。

感谢一路相伴的木兰姐妹,有你们能够感受那份时刻的关怀与慰藉,期待下一次的行程还有你们在身边。


本文作者:程文兵

混迹于北京,热衷于徒步、长跑、自驾等各种户外旅行方式,足迹踏遍几十个国家,走过国内1700多个县市。走的多了,看的多了,一直坚信,身体和灵魂总有一个在路上。我还年轻、渴望上路。

莫高窟说说(一句话形容莫高窟说说)3

又见敦煌[月亮][月亮][月亮]

2021的那一瞬间

我曾在沙里埋下一滴泪

种下千年的誓言

我曾在风里独自掬起沙

只为流走一种痛


在三危山的金光里

我在寻找失散了三生三世的恋人

在九层楼的大佛下

我在祈求还我千年前遗落的爱情

千年的黄沙默默无语吹过

千年的驼铃依然清脆悠远



在千年之后的一个清晨

在沙漠中有一颗闪亮的沙粒

那是我望断千年的眼神

在莫高窟有一个摇曳的灯火

那是我永远不休的心声

我相信,纵然躯体埋葬在千年的大漠

我只愿,千年的爱情永远不会再远离

相关文章